都市激情
乱伦文学
人妻女友
校园春色
古典武侠
性知识交流
更新时间:2017-01-12
专注高端成人用品,好口碑,正品授权,专卖日本欧美进口成人性用品,夫妻情趣用品,迷情香水,进口印度神油:全国七大仓库,覆盖全国上千大小城市,私密发货,支持货到付款!  客服微信:LX549999,做回真男人。

前文說過,這方冕和王英一樣,也不是個什麽柳下惠,見了扈三娘美貌,早有不良之心,何況梁山與方臘過去同爲綠林豪傑,卻幫著朝廷戗害同道,這是最爲江湖中人所不容的,所以無論用什麽手段報複,都不會招來江湖非議。

  方冕命人將一丈青從牢中提出,即刻升帳。那扈三娘雖是被擒,卻天生豪傑性子,五花大綁著,還立而不跪。方冕也不惱她,因爲他並不是提她來審訊的,而是提她出來處死的。

  “一丈青,今天被本王擒了,你服也不服。”

  “只怪我技不如人,要怎麽樣隨便你吧。”

  “隨便?好。久聞一丈青有閉月羞花之貌,今天一見,果然不錯。我家皇上已然降旨,要將你碎屍萬段,不過行刑之前,我倒要好生享用享用這天下知名的一丈青。”


  “呸!淫賊,你敢!”

  “你落在我手里,有什麽不敢?”

  “淫賊你休想,我一丈青誓死不辱。”

  “不辱?再樵之婦,還敢言貞麽?”這可是罵“一丈青”的話,原來,扈三娘被擒上梁山之前,曾與祝家莊的祝永清有過婚約,雖未成親,但古時禮教,除非男家悔婚,否則女人嫁與別人就算改嫁,也屬不貞之列。這一點王英知道,可他喜歡扈三娘美豔,並不在乎,但無論如何對一個女人來說這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兒,所以方冕一罵,扈三娘臉漲得通紅,卻無言可對。

  “一丈青,你是天下知名的大美人兒,可別把自己當成天下知名的大英雄,我今天就讓你知道,女人就是女人,母雞永遠成不了鳳凰。”說完,方冕便從公案后面走下來,命人將扈三娘拖到帳外的轅門前,自己過去從軍卒手中接過扈三娘,一手抓住她的辮根,讓她無法動彈,一邊叫人去尋些被褥來鋪在地上:“本王要讓全營的弟兄們看看,大名鼎鼎的一丈青不過是條小蟲而已。”

  等被褥鋪好了,見看熱鬧的士卒們也都來了,方冕仍一手抓著扈三娘的辮子,另一手卻解了她的綁繩。他要讓大家知道,他方冕想玩兒“一丈青”是用不著捆著的。

  扈三娘可不這麽想,見方冕解她的繩子,心里暗喜:“這是是你自己找死,卻怨不得我。”等繩了一解開,她手腳自由了,且不反抗,暗中活動自己綁得麻了的手,然后蓄足了力量,照方冕裆里就是一抓。她以爲以自己的武功,這一把還不象打雞蛋一般“撲哧”一聲就完蛋,至少他也沒本事奸女人了。誰想這一把抓上去卻抓了個空,正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那方冕的腿已經把她的手緊緊夾住,再抽不回來。

  “怎麽?等不及想挨肏啦?”

  原來,這方冕自幼練得一門鐵裆功,這功夫練到九重,可將睾丸收入腹中。外面沒有陰囊,扈三娘自然抓他不著,自己卻著了道兒,一只右手給人家夾在裆里,倒好象想去摸人家那條槍一般,那份糗就算到家了。方冕偏不依不饒,伸過手去把她的那只手抓住,硬是按到他兩腿間那條槍上,然后仍用兩腿夾牢。

  俗話說:文無第一,武無第二。這武功上是一絲一毫也差不得,何況扈三娘同方冕之間差得就不是一星半點兒了。扈三娘手被人家夾住,就覺得象被兩根鐵柱子擠住一般,疼得不得了,更是休想抽出來,那手被強迫握到那杆肉槍,那家夥尺寸真大,也真硬,讓扈三娘心里怦怦直跳,臉上卻羞得通紅。沒了這只手,扈三娘身前就等於開了一扇門,方冕抓著頭發讓她面對著自己,然后另一只手已經向她胸前伸來。“一丈青”忙用剩下的左手拚命格擋著,但他的手勁太大,根本不管用。她終於明白自己同方冕之間的差距有多大,當她完全失去了對自己能力的自信的時候,一汪淚手奪眶而出,竟象個被人欺負的孩子似地哭了起來,一邊哭,一邊用自己還自由的左手和兩只腳朝方冕身上拚命地亂踢亂打起來。

  要說“一丈青”是練武的人,雖說一拳打不死一頭牛,但傷人應該沒問題,可打在方冕身上就如打在鐵塔之上,一絲一毫也傷他不得,他甚至也不躲,由著她踢她打,那樣子完全象是一個成年人揪著一個淘氣的小孩子一般。

  打了半晌,扈三娘終於知道一切都是徒勞的,她氣餒了,不再打了,絕望地站在當地任人宰割。此時,方冕倒來了勁兒。

  “小騷蹄子,打呀!怎麽不打了?累啦,那就該我打你了。”

  說完,方冕將扈三娘的左手抓住,拉過她自己的頭頂,交在自己抓她發辮的左手中,右手卻拿住她在自己裆里夾了半天的右手一扭,扈三娘便被迫轉過身去,背朝著方冕。然后,方冕松開她的手,蒲扇一樣的大巴掌舉起來,照定扈三娘那圓滾滾的屁股便“辟辟叭叭”地揍將起來,“一丈青”挨方冕的打,那感覺可就和她打方冕時不同了,是真疼,打得她身子亂扭,拚命躲閃,就象被大人教訓的孩子一樣,引來周圍看熱鬧的兵丁一陣陣哄笑。扈三娘知道自己的樣子實在很丟人,但技不如人,處處受制,也沒有什麽辦法。

  打得時間長了,扈三娘開始適應那種疼痛的時候,方冕也覺得打夠了,他把“一丈青”的身子轉過來,大手一伸便抓住她的衣領,扈三娘急忙用右手護住衣領,使出吃奶的力氣去掰那只男人的手,怎奈力量相差太懸殊了,她的臉憋得都發紫了也未撼動人家分毫,而方冕只輕輕一扯,“一丈青”的衫兒便沒了前臉兒。方冕還不肯罷休,還要讓她輸得更慘,干脆把她的左手也放開,只抓住她的辮子,用一只手對付兩只手竟還綽綽有余,“一丈青”哭著喊著跳著扭著,還是讓人家把衫子扯爛了剝了下去,接著大手抓住她的胸圍子,硬是在她的拚命爭搶中給扯了下來。

  扈三娘完全垮了,她不再反抗,只是一邊用兩手捂住自己沒了遮攔的酥胸,一邊哭著求方冕快些讓她死了。可人家的目的沒達到的時候,怎麽會讓她死呢。

  方冕繼續把扈三娘的褲子也脫了,又扯著頭發把她拎起來,把鞋襪都去了,“一丈青”真個赤條條,一絲不挂地讓人家拎著,現眼極了。方冕把剝光了的扈三娘丟在那些被褥上,也不再揪著她的辮子,扈三娘竟然絕望得連動都懶得動了,四仰八叉地躺著,任方冕把一雙大手捂住胸前兩顆尖聳著的小奶子,連搓帶揉地玩兒了個夠。

  見“一丈青”老實了,方冕才仔細端詳起這個豔名久聞的女將。“一丈青”

  出道之時十五歲,嫁給王英十八、九歲,此時已經二十四、五了,又沒有生養,正是女人的最佳年齡。只見她比一般女子略高些,兩條粉腿又長又直;一身美肉不肥不瘦,肌膚雪一般白嫩細膩;不施脂粉,那一張小臉兒白里透紅,加上滿眼垂淚,正如帶雨梨花,分外嬌豔;胸前兩點紅珠,腹下一叢墨草,在如玉的肌膚襯托下更顯迷人。

  弄了一會胸,方冕扭頭看了看“一丈青”胯下的私處,毛茸茸的兩片厚唇甚是讓人起興,便站起身來,解開戰袍,把一條肉槍露將出來。我的天,那東西足有小兒手臂一般粗,一般長,扈三娘看見,不由得渾身哆嗦起來。爲什麽?如果王英生了這麽一條槍,“一丈青”見了一定是又愛又怕,可這東西長在方冕身上,她就光剩下怕了,因爲她不敢愛,至少不敢允許自己愛,可一想到那東西插進去的滋味……她用力夾緊了自己的兩條美腿,一股清流從那地方湧了出來。

  方冕喜歡從屁股后面弄,所以將她翻過去,那圓鼓鼓的美臀如今被打得紅紅的,全是大巴掌印子。方冕將她兩條腿子分開了,手從兩腿間伸進她肚子底下一提,讓她的屁股翹起來一些,自己單腿跪地,將那小棒槌望她花芯兒里一杵。扈三娘“嗷”地一聲怪叫,那東西太粗了,太刺激了,她想不讓自己露出哪怕一絲性欲,卻無法抵抗那等樣一個巨物。

  方冕方才同她玩得多少有點兒累了,所以也懶得再花太多的功夫,大肉槍從上往下借著身體的重量盡力戳了五、六百下,然后便低吼著把一股溫熱的沾液直射扈三娘的子宮。那般一個小棒槌杵在里面是什麽滋味可想而知,方冕插了多少下,扈三娘就叫了多少聲。

  方冕心滿意足地從她身上站起來,向著圍觀的人群一擺手:“你們不要亂。這“一丈青”乃梁山賊寇,與我們仇深似海,所以死之前應該讓她侍候侍候大家,可也別把她弄死了,過些時還要她法場授首。你們且暫候一時,等中軍作好了阄兒,大家抽簽,抽到的再來受用這女賊,剩下就就去法場看看熱鬧也不錯”。

  那些小卒可沒有方冕一般功夫,不敢象他那樣玩兒扈三娘,所以接手的時候,他們就先把一丈青捆了,這才輪流上去干。“一丈青”雖是武將,這拳腳上兵刃上有功夫,不等於腿子中間的蜜洞洞也有功夫,敢情也是軟肉,只不過比一般女子口兒緊些就是了,倒讓兵卒們個個爽得狼嚎鬼叫的,饞得那些吃不上的眼巴巴的十分可憐。可再可憐也比不上扈三娘可憐,這個水泊梁山第一美女,被一群如狼似虎的兵丁幾乎把下邊給搗爛了。就這還不罷休,畢竟沒吃上大餐的是多數,不讓肏,還不讓摸嗎?於是,“一丈青”就被這群兵丁或擡或扛地弄到各營中,千萬雙手在那滑膩的肌膚上遊走,千百雙眼睛在那黑毛掩映中的蜜洞上釘咬,把扈三娘的一切自尊都給剝盡了。

  “一丈青”不是老婆,也不是雞,而是一個女俘,所以雖然男人們都想多玩兒些日子,舍不得殺她,到底她還是個犯人,而且是個死囚,最終還是得讓她一命歸陰。

  送“一丈青”上法場之前,方冕又當著手下官兵的面進行了一場色情表演。他仍然是抓著扈三娘漂亮的大辮子,然后解開她的綁繩,這一次扈三娘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也不是方冕的對手,所以沒有掙紮。方冕抓著辮根將扈三娘轉過去跪下,用另一只手摳著屁股讓她撅起來,然后自己也單腿跪地,從后面插進她的身體。這時,方冕把扈三娘的辮子放在嘴里咬住,兩只手抓住她細嫩的腳腕,晃晃悠悠地往起一站,象推著一架獨輪車,活生生把個“一丈青”挑在自己的腰間。扈三娘說什麽也想不到一個男人的那話兒能有這麽硬,自己雖然是個身體輕巧的女人,但怎麽也有八、九十斤呢,他居然能用那東西把自己挑在半空。反倒是扈三娘,半個身體的重要集中到自己的軟洞上,巨大的壓力給她帶來了極其強烈的刺激,使她無法控制地浪叫起來。方冕在官兵們一片喝彩聲中把扈三娘的兩腳放下,然后用兩手抱住她雪白的屁股,盡力抽了千百下,這才自己泄了。

  對於扈三娘來說,死實在是最好的結果,可人家卻不會讓她死得那麽痛快。這麽漂亮的一個女人自然不能讓她白白死了,光著屁股遊街是不可免的程序。方冕手下的士兵們對這種工作倒是熟練得很,他們在扈三娘自己戰馬的鞍子上釘上一根木橛子,再把五花大綁的“一丈青”扶上去,陰門兒對準了那木橛子坐下去。戰馬是受過馴的,走起來很平穩,但也要看怎麽說,如果沒有那根木橛子的話當然算是平穩的,但馬走路時馬背總還是要一聳一聳的,那木橛子便劃著圓圈兒左一下兒,右一下兒地擺,弄得扈三娘難過極了,偏生那東西又是女人的克星,讓她沒辦法躲,沒辦法藏的,淫水在馬鞍上流濕了一大片,給滿街看熱鬧的人留了不少的話把兒。

  法場並沒有按一般規律設在市曹,而是設在西校場中。扈三娘一到這里,就發現不對勁,只見校場正中架起了一口巨大的鐵鍋,直徑近五尺,深也有五尺,鍋的上方二尺高下架著一根橫梁,旁邊還另有一個門形木架,鍋的四周堆了兩堆,足有二、三千斤木柴。

  “一丈青”此時想死得痛快些已是不可能。方冕已經提前到了法場,就在鍋邊等候,見扈三娘馬到跟前,親自將她抱下馬來,捉小雞一般拎到那木架下,讓她站在地上,然后把她的大辮子拴在木架的橫梁上。接著,他把她的兩只腳腕交叉了捆在一起,將繩子向上一提,在頸后一繞,將她捆作一個肉球,兩條美腿盤在身前,露著下面那女人的地方,整個人只靠那條辮子吊在梁上。

  一個兵卒遞過一個竹制的大唧筒,里面灌滿了冷水。方冕將那唧筒前面的細竹管插進“一丈青”的糞門兒,然后慢慢將冷水注入扈三娘的肚子。扈三娘這還是頭一次受這種罪,涼水從屁眼倒灌到肚子里,“咕噜咕噜”叫著,把她那本來扁平的小腹撐得鼓鼓的,象鬧肚子一樣疼痛不堪,過了一會兒,就是一股強烈的便意。“一丈青”雖然感到極度羞恥,卻沒有故意控制自己,隨著那唧筒被抽出,任那臭烘烘的糞便拌著清水噴了出來,同時也排空了膀胱里的尿。

  方冕又給扈三娘灌了第二次腸,這才用清水和皂角把她的身體整個清洗了一遍。

  兵卒又依次遞過三根木棒,頭兩根一尺長,一寸五分粗,方冕將其分別塞進了扈三娘的肛門和陰道,最后一根只有人的食指粗,被插進了“一丈青”的尿道。這最后一根的滋味想來少有人嘗過,本來一直不作聲的扈三娘被這最后一插整得“嗷”地一聲慘叫。這三根木棒是方冕特地吩咐兵丁準備的,用的是花椒木,方冕要將扈三娘活煮了吃肉,所以加上這三根木棒,一方面是防止她自己的汙穢混入湯中,另一方面也可以提味兒。

  方冕又饒有興味地捏了捏扈三娘的屁股,這才親自將她抓著辮子拎起來放入鍋中,鍋中盛了多半下清水,扈三娘一進來,水位自然提高,等那水面正好沒到扈三娘的肩頭時,方冕將她的辮子拴在鐵鍋上方的橫梁上。打下手的兵丁們將饴糖、老酒和鹽倒入鍋中,又加上蔥、姜、蒜、草果、豆蔻等各種調味品。扈三娘一到法場就知道要被活活煮死,如今一見他們在鍋中加入各種調料,才知道是要吃自己,也明白了剛才方冕爲什麽那麽有興趣摸自己的屁股,那是在最后檢查一下屁股夠不夠肥。

  不用說也知道,女人身上還有比屁股更好的肉嗎,想到此,扈三娘更加感到屈辱和恐懼,不由得又落下淚來。方冕又捏開扈三娘的嘴,將一只鐵皮漏斗給她強塞進嘴里,這才命兵卒生火。

  鍋大,水多,熱得很慢,如果是用開水煮她,可能疼一下子就死了,可象她這樣涼水下鍋,慢火烹煮,真是受罪。最開始她只感到水溫慢慢升高,不象剛進來時冰冷刺骨,可接著就發現水熱得她有些無法忍受,但手腳捆得結實,卻一點都掙紮不動。過了一會兒她慢慢感到意識的喪失,才要慶幸自己的罪過到頭了,卻被方冕利用漏斗灌了她一口涼水。涼水一進入胃中,那股涼氣便直透心窩,人立刻清醒了,卻感到肉皮被燙得生疼,疼得鑽心,她開始呻吟,哼不了兩下,就又要暈過去。然后是又一口涼水灌下來,再重複剛才的痛苦。

  扈三娘最終死去大約是在半個時辰之后,又過了一盞茶的時間水才沸騰起來。方冕命兵丁將火扪小些,自己則走到臨時搭起的席棚里坐著休息。

  過了一會兒,鍋里飄起了一陣肉香,方冕聞見,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唾沫。“一丈青”在鍋里被用文火慢炖了兩個時辰,有兵丁用竹筷子捅了一下她的肩頭,見筷子十分輕松地紮進肉里,這才收去了鍋下的柴火。

  方冕親自動手把扈三娘從鍋進拎出來,重新挂在旁邊的架子上。由於她的人頭一直露在外面,加上不時用濕布蒙上一會兒,所以還是生的,但身體的其他部分都已經完全炖熟了,肉皮微有些發紅,成爲半透明狀態,整個人象只大燒雞一般。一個兵卒端了一個朱漆托盤過來,盤中一把牛耳尖刀。方冕取了刀來,把扈三娘半邊屁股蛋子上的肉剔下來放在盤中,讓那小卒端著回到了席棚里,把那半個屁股切作半寸見方的小塊。方冕一手端著酒碗,另一手拿著刀,喝一口酒,就使刀把那嫩滑的臀肉叉起一塊,蘸些蒜泥來吃,邊吃邊連聲叫著:“好!好!好!……”

  這邊方冕吃著,喝著,那邊兵丁們已經把扈三娘另一半屁股剜下來,留與中軍營,卻將那一身美肉一小塊一小塊地剔將下來,放在幾只大木盆里,又從鍋里舀了湯,然后叫各營的人自己將木盆擡回去。等一切作完,扈三娘就只剩了骨頭架子和腸腸肚肚,方冕命將她的首級割下,號令全城。剩下的骨頭架子則用竹筐盛了,把去倒在河里。


上一篇:古墓春情 下一篇:朱元璋與周芷若
99re_久久热最新地址获取_99re地址永久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