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激情
乱伦文学
人妻女友
校园春色
古典武侠
性知识交流
更新时间:2017-01-12
专注高端成人用品,好口碑,正品授权,专卖日本欧美进口成人性用品,夫妻情趣用品,迷情香水,进口印度神油:全国七大仓库,覆盖全国上千大小城市,私密发货,支持货到付款!  客服微信:LX549999,做回真男人。


地點是終南山,時間是深夜。

  一座新建不久的巨大墓穴中,隱約傳來女人嗚咽的聲音……墓穴內的一張大床上,正有一對赤裸的身體在糾纏著。

  “嗯……嗯啊……”這聲音來自那個女人,她的雙手正用力揉捏著自己的兩座雪山,嘴里不斷發出具有勾魂攝魄功能的聲音。而那個男的,現在正伏在女人的兩腿之間,賣力的耕耘著――用舌頭。“啊……啊……要死了……死了……”

  女人加快了雙手的節奏,兩條玉腿用力夾住男人的頭,發出尖叫,整個身體痙攣著。

  “爽了沒有,現在該讓我爽了吧。”男人的下體早已堅硬如石,他現在迫切的需要一種東西可以幫他把如膿包一般腫脹起來的部分消消腫,把膿水擠出來…“我幫你吸出來吧,喆哥哥。”

  “不行!”被叫做喆哥哥的人就是序章的主人公――王重陽了,不過這時他叫王喆。

  “每次到這時你都不肯進行實質性接觸,今天我一定要。”

 女人用哀怨的眼光看著男人,“人家玉女心法還沒練完嘛,就差一點點就行了,練完以后一定第一時間給你還不行嗎?”

  “去年你就差一點點,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才有個頭,今天我就算是霸王硬上弓也要吃了你!”王喆出手如電,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點了女人身上N多穴道。

  “喆哥哥,不要啊……求求你……”

  王喆不顧女人的哀求,將女人的腿分成一字,龍頭對準了女人早已災情慘重的小穴,用力一頂!

  “啊――”就聽一聲慘叫,不是被插的女人而是王喆,他的肉棒雖然堅硬如石,但碰到的卻是銅牆鐵壁,頓時痛得好象折斷了一樣。

  “林朝英你搞的什麽鬼!快給我從實招來,否則我掐死你。”寶貝受損,再沈穩的男人也會火冒三丈,更何況他正是欲火中燒。

  林朝英扮演的小白兔:不開不開就不開,媽媽沒回來,誰來也不開!

  林朝英這時已不是剛才那種小白兔的表情,而是換上了一副又溫柔,又嬌媚的神情:“喆哥哥,剛才我忘記跟你說了,爲了保證我玉女心法練成之前不能破處,我特地練了一種功夫,叫做貞潔密碼鎖,不解密的話,只要是粗過衛生棉條的東東,絕對進不去。”

  “我管你密碼鎖還是防盜門,總之你現在馬上給我打開,否則一定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來吧,讓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吧,我好想啊……”林朝英吃定了王喆舍不得真拿她怎麽樣,擺出一副愛誰誰,視死如歸的架勢。

  “哼,正門不通我走后門,今天至少也破一處。”王喆被林朝英氣的夠嗆,顧不上憐香惜玉,連潤滑都沒做就直接插了進去。

  “啊――饒了我吧……”這次的慘叫是女人的了……經過上千次的猛烈抽插之后,林朝英早已昏迷了過去(也許是痛的,也許是爽的,也許兩者兼有?)。但王喆還是覺得沒出氣,他將肉棒從林朝英已經被干開了花的菊蕾拔出了來,想讓林朝英先給他舔干淨再射在她臉上,但林朝英已經完全失去了知覺,這讓他覺得興味索然。

  看著林朝英那緊鎖的小穴,不由得一陣不忿:難道我就奈何不得你?於是他將肉棒頂在小穴上,射了出來。

  之后連續十幾天,林朝英都沒給王喆好臉色看,王喆自然是拉下臉來反來複去的賠不是,早已沒了在床上的威風。不過王喆心里清楚,林朝英這樣需求旺盛的小色女,撐不了太長時間就得求自己了……這一天很快就到了,林朝英在王喆又一次賠禮道歉之后,終於說:“喆哥哥,我不是怪你走后門,本來正門走不了走走后門也是常情,可是你不該一點功夫都不做就亂來,人家現在屁股還在疼呢。”

  王喆一聽林朝英口氣松動,趕緊順杆爬:“小英英,讓我看看你菊蕾的傷怎麽樣了。”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伸進了林朝英的裙下。

  “壞蛋,討厭……”

  一聽到這幾個詞,王喆就知道,小色女已經對他重新敞開了大門,於是他一把將林朝英抱起,放到了床上。

  “小英英……”王喆故意發音含糊,聽起來倒象是“小淫淫”,他三下兩下將林朝英的衣服脫光,並把她擺成了趴在床上,屁股高高撅起的羞恥姿勢,“讓哥哥來檢查檢查你的傷勢。”

  林朝英的菊花依然有些紅腫,不過看起來卻更性感了。王喆忍不住伸出舌頭舔了上去。

  “不要舔,那里髒啊……”

  “不髒,我的小英英身上怎麽會有髒的地方呢?”王喆一邊舔著,一邊用手指愛撫著林朝英的桃源洞口,那里早已淫水泛濫了。

  “啊……嗯……怪怪的……好難受啊……”

  “想不想讓我的大雞雞插進去啊,想就把你那什麽密碼鎖開開。”

  “不行啊……那鎖想開的話……必須要按音律念密碼……同時還要擺姿勢…好複雜的……現在就是我……自己想開都……開不了的……”

  “那我可又要干你的小屁眼了,怕不怕。”

  “誰……怕誰啊……我的屁眼……好癢……盡管放馬過來……啊……”林朝英一邊說著,還一邊擺動著屁股。

  爲了避免林朝英再受傷,王喆這一次采取了保守政策。他先將肉棒放在林朝英的小穴門口磨擦了一番,等肉棒上沾滿了淫水,才將其慢慢的頂入了菊花洞之中。

  “啊……好脹…有點痛……”王喆知道林朝英的菊花洞經過上一次的洗禮,已經能忍受他的巨大肉棒的尺寸,但因爲傷還沒完全好,所以還是有點痛。他輕輕的,慢慢的抽動著。

  幾十回合之后,林朝英的的感覺就完全不同了,快感已經占據了主導,雖然還有一點痛,但痛的剛剛好,反而起到了對快感推波助瀾的作用。她不禁搖晃著屁股,要求著:“快一點,再大力一點……”

  “遵命!”王喆一聽此話,哪敢怠慢,馬上從重從快的干了起來。而林朝英也隨著他的節奏,一前一后的配合著。

  “嗯……呃……”經過一次激烈的抽搐之后,林朝英軟倒在了床上。王喆把肉棒拔了出來,也躺到了床上。

  “看來你的小屁眼真是敏感啊,這麽快就到高潮了。”

  “你好壞,笑人家……”

  “我怎麽辦,你幫我吸出來?可是,插了你屁眼的……”

  林朝英一邊爬起來跪在床上,一邊說:“我早洗過了,里邊外邊都是干淨的。”

  “咦,你自己浣腸了?爲什麽不讓我看著,這麽美貌的女俠浣腸,一定很精彩的。”

  “又笑人家……不給你吸了……”

  “別別別,我錯了。”

  “哼,你們男人,就是喜歡看人家最糗的事……”

  王喆看著林朝英的頭一上一下的吸著自己的寶貝,不由感慨:誰能想到,一位女俠,會這麽主動,又這麽老練的吸男人的肉棒,而且她還是個處女!

  想到這里,他感覺自己馬上就要射出來了!

  “停一下!”

  “嗚?”林朝英的嘴還含著他的肉棒。

  “我想射在你的小穴。”

  “又插不進去……”

  “插不進去,射在洞口過過干瘾總行吧。”

  於是,王喆又用肉棒對頂住林朝英的小穴上,射了出來。

  從此以后,兩人愛上了這種方式:林朝英浣腸(偶爾也會讓王喆爲她做),然后王喆干她的后洞,最后射在她的小穴洞口。

  俗話說,常在河邊走,怎能不濕鞋。

  雖然王喆從來沒有把他的家夥插到林朝英的小穴里去,但是終於有一只精蟲突破層層封鎖,在前有追兵,后有堵截的情況下進入了林朝英的子宮……林朝英懷孕了,自然要找王喆算賬:“都怪你,射哪不好,非要往人家小穴里射,現在怎麽辦呀。人家的玉女心法還沒有練成,以后永遠也沒法功德圓滿了!”

  王喆自知理虧,只得任打任罵,不住的賠不是。

  林朝英的粉拳捶了王喆半天也累了,想到自己的玉女心法功虧一篑,今后再無希望成爲絕頂高手,想到自己爲了練功吃的那些苦頭,不由得一陣委曲,把頭埋在了王喆的懷里,抽泣起來。

  王喆見林朝英流淚,不由得慌了(雖說一哭二鬧三上吊是女人的專利,不過這可不適用於林朝英),心想:這可如何是好,怎樣才能哄得她忘記這件事呢?

  看來,只有使用絕技――十八摸了。

  於是,他的雙手在安撫林朝英的時候,有意無意的向著她的敏感帶接近。沒想到,林朝英馬上就發現了――“壞蛋,人家這麽傷心你還有這個心思,你就會這一套,少來!”

  “我只想你快樂嘛,別老想傷心的事情了,小英英。”聽林朝英的口氣,似乎不是太反感,王喆急忙加緊了進攻。

  “討厭,啊……”聽到這個詞從林朝英的嘴里說出,王喆知道,他的絕技又成功了。

  看到林朝英又沈迷在肉欲的遊戲中,王喆忽然想起一事,他停了手。

  林朝英正在不上不下的時候,不由得嬌嗔:“咦,怎麽停了,你又要耍什麽陰謀?”

  “你那個什麽密碼鎖,反正也沒什麽作用了,不如……”

  “哼,壞蛋,你就會乘人之危,欺負我,嗚嗚……”

  “我也是爲了想你能得到全面的快樂嘛,難道你不想把處女給我嗎?”

  林朝英不由得羞道:“你想得美,誰說要把處女給你了。”

  “小英英,你不給我給誰呀,不要害羞了,我的肉棒你都吃過了,你的菊花洞我也進過了,還羞什麽?倒是你那個密碼鎖,那次你說的好複雜,究竟是怎麽才能解呢。”

  “就知道你不肯放過人家,唉,反正也用不著了,今天就解了吧。”

  說完,林朝英站起身,雙腿略分,兩腳不丁不八,右手在胸前握空心拳,左手成指前伸,含胸聳肩。王喆不由得看呆了:這是什麽功夫……四分之一柱香之后,林朝英開始念密碼口訣了:阿里!阿里巴巴!阿里巴巴是個快樂的青年!ohohohoh……芝麻開門芝麻開門……4、 非典處女解開了密碼鎖,林朝英又撲到了王喆的懷里:“喆哥哥,我今天把女人最珍貴的東西交給你,你可要好好的待我呀。”邊說,邊要脫下衣服。

  “等一下。”

  “怎麽?”

  “我改主意了,不在今天要你的處女了。”

  “爲什麽?”

  “因爲……我想等你肚子大了以后再干。大肚子的處女,這可是可遇不可求啊,我豈能錯過?”

  “你最壞了!今天不要,小心你以后想要要不著!”

  “難道你敢紅杏出牆?不怕我家法侍侯?”

  “來吧,用家法懲罰我吧,我的屁眼又癢了。”

  八個月后……林朝英的肚子已經圓滾滾的,爲了不壓到她肚子里的孩子,王喆把一個枕頭放在了她的屁股下面。“小英英,我要進去喽。”

  “快來吧,我已經等了好久了。”

  “可是會痛哦,你不怕嗎?”

  “會有你第一次插我后面痛嗎?我已經做好準備了。”

  “真不愧是女中豪傑啊,連破處的時候都這麽大義凜然的……”

  “你好啰嗦……”

  “好,我來了!”

  王喆一挺腰,胯下長槍已破門而入。

  “嗯……”雖然小穴早已成了水簾洞,但林朝英還是感覺一陣撕裂的痛楚,不由輕呼一聲。

  “痛吧。”王喆輕輕的吻著林朝英的耳垂。

  “誰……誰說痛啦,你趕快動啊……用力插……”

  “別嘴硬了,第一次不可能不痛的。”王喆輕輕的將長槍拔出一小段,再慢慢的插進去。

  “慢吞吞的,真不過瘾。”林朝英雖然這麽說,但還是爲王喆的溫柔體貼感到幸福。

  正面的體位,大肚子總是有點礙事,雖然王喆已感覺到林朝英的痛楚漸去,但還是不敢太過用力。

  “喆哥哥快點啊,現在真的不痛了。”

  “你還是翻過來吧,這樣就不會壓到孩子了。”王喆把被水浸的發亮的肉棒拔了出來。

  “你這叫作繭自縛,非要人家大了肚子才肯玩,現在知道麻煩了吧。”說歸說,林朝英還是很聽話的跪趴在床上,高高翹起了屁股。

  “爲了能玩到大肚子的處女,再麻煩也值!”王喆邊說,邊將肉棒在林朝英的洞口摩擦著。

  “快呀,你在干什麽。”

  “想要就要一邊搖著屁股一邊說:請把大雞雞插進我淫賤的小屄里。”

  “你又要折磨我……請把大雞雞……插進……我……淫賤的小屄里……”雖然已經與王喆有過很多次床上的大戰,但這麽羞恥的話,林朝英還是第一次說說完,不禁用手捂住了臉,身體顫抖著,密處的淫液仿佛泉水一般流淌下來,但是仍然沒有忘記扭動著屁股,來配合她的語言。

  “哇,才剛剛破處,就這麽淫蕩,你真是有潛力呀。”王喆得到了滿意的答複,再次挺身,進入了林朝英的身體。這次他一進來就采用大刀闊斧的方式,雙手抱住林朝英的跨部,猛烈的抽插著,一時間,只聽見肉棒進出肉洞跟兩人恥部撞擊的聲音交替響起:“――卜滋――啪――卜滋――啪--”

  “都是你教導有方啊……快點……插爛我的小屄吧……”林朝英邊說邊前后迎合著王喆,她的大肚子也隨著這節奏前后擺動著。

  “不知你肚子里的孩子要知道他媽媽這麽淫蕩會有什麽感想啊。”王喆一邊插著,一邊打趣著林朝英。

  聽了這句話,林朝英感到一種羞恥感湧上心頭,可越感到羞恥,就越覺得興奮。“我是個淫亂的媽媽……干死我吧……”她一邊胡言亂語,一邊將身體用力向后頂去,全身的肌肉緊繃著……她高潮了……王喆看著林朝英軟倒在了床上,不禁感到一種成就感,他彎下身體,輕輕吻著林朝英的后頸。“讓我給咱們的孩子送些兄弟姐妹過去好不好,讓他有個伴?”

  聽到這句話,林朝英居然又來了一個小高潮:她的陰部用力的收縮著,使得王喆射出的精水一滴也沒流出來。

  又過了一個多月,林朝英順利産下了孩子,是個男孩。

  爲了給孩子起名,兩個人又爭執了起來“這孩子是我王家的血脈,姓王!”

  “爲什麽不能姓林,孩子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

  ……爭吵終於告一段落,兩人達成妥協,男孩跟爹姓王,女孩跟媽姓林。

  王喆:“叫什麽名字好呢?嗯……處女懷孕生下的……又是咱們第一個孩子……叫他處一吧。”

  林朝英:“這名字還不錯,不過爲什麽聽來耳熟呢?”

  “這麽厲害的功夫也能研究出來,我真不愧是高手高手高高手啊!”王喆狂笑著。查閱了無數本秘笈,進行了無數次論證之后,他終於設計出來這一套可以易筋煉骨,重塑先天的神功,他將之命名爲――先天神功。

  “林朝英,等我練成了這門功夫,一定要你好看!”想到林朝英那嘲弄的眼神,王喆不禁暗自發著狠。

  之后的幾個月,王喆一直在瘋狂練功中。

  進度10%……進度50%……進度80%……進度99%……恭喜恭喜,練功完成!

  宗師就是宗師,簡直比用外挂還快呀。

  “林朝英!趕快過來受死吧,這回看看到底誰怕誰!”

  “手下敗將還敢來叫陣?就憑你那三腳貓的功夫。”

  只見雙方拉開了架勢,就要大戰三百回合:林朝英一躍就躺到了床上,左手隔著衣服揉捏著乳房,右手則伸進了褲裆;而王喆則如餓虎撲食一般撲到了林朝英的身上。

  經過短暫的試探之后,雙方很快進入了核心問題:早已脫得精光的林朝英舉起了雙腿:“前面,還是后面?”

  王喆狂笑著,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小淫婦!讓你看看我先天神功的厲害!”說完,將雙頭龍一舉插入!

  王喆:暫停!作者你給我出來!雙頭龍?難道你要把我搞成作者:呃……是我的口誤,應該是兩條肉棒王喆:這里還有第二個男人嗎?難道是……作者:你練的先天神功啊,重塑先天,幫你長出第二根……在王喆還在忙著與作者對話的同時,林朝英已經主動的用騎乘式套弄了起來。

  “哦……”前后兩個洞都被撐得滿滿的,而且不同於以往總有一個洞是又冷又笨的死物,兩個洞都是火熱的肉棒,林朝英幾乎一下子就要繳械投降了。

  “小淫婦,爽不爽啊?”王喆用力頂了一下。

  “好爽……喆哥哥……你好厲害……”

  “服不服?”

  “服了……”

  “服了就趴下,把屁股對著我。”

  “不要……那樣太厲害……我會死的……”

  “誰叫你竟敢嘲笑我不如按摩棒,趴下!”

  “遵命……以后我不敢了……”

  “敢瞧不起我的人,一定會死得慘絕人寰啊!”王喆一邊抽插著,一邊得意的狂笑。

  “爲了紀念這個有意義的日子,我從今天開始,要改名叫――王重陽!”

  沒插進小穴的時候都能懷孕,現在王重陽次次都在林朝英的身體里播種,很快,林朝英又懷孕了。

  王重陽自然也不會放過再一次玩弄孕婦的機會,這種理所當然之事不必再提。

  一回生,二回熟,林朝英又順利産下了孩子,這次是個女孩,依照兩人的協議,女孩跟媽姓林,這個孩子也就是本書主人公小龍女――的師父了。

  林朝英看著懷中的孩子:“這孩子眉目清秀,骨骼清奇,長大了一定是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所以名字里一定要帶個仙字。”

  “既然這樣,老大叫處一,老二就叫仙二吧”

  “仙二?哪有女孩子取這麽難聽的名字!仙二……仙二……不如叫仙兒,多好聽。”

  “好聽是好聽,可是爲什麽我覺得有點不對勁呢……”

  從此以后,王重陽,林朝英,還有他們的孩子,過著閉門一家親的幸福生活。

  但是好景不長,幸福的生活總是那麽的短暫,王重陽和林朝英終於遇到了無法調和的矛盾――關於SM--林朝英在練了一種奇怪的功夫之后,開始想當女王。

  起初並不太明顯,林朝英只是開始喜歡讓王重陽爲她舔小穴和菊花洞,這事王重陽以前也干過,倒沒什麽,但后來就是要將王重陽五花大綁,喝她的尿,再后來……王重陽終於受不了了,向林朝英發出嚴正聲明:我才應該是主人!

  ……兩個都想做主人的人,是不可能在一起生活的,他們離婚了:王重陽帶著處一在終南山上建了一所道觀,出家了;而林朝英則帶著仙兒留在了古墓中。

  曾經滄海難爲水,從此之后,林朝英終生不嫁,王重陽從此不舉――錯了,是不娶。

  但是,無論是道觀,還是古墓,都會不時聽到有人發出慘叫的聲音

上一篇:魔女天嬌之白瑞雪 下一篇:扈三娘
99re_久久热最新地址获取_99re地址永久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