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激情
乱伦文学
人妻女友
校园春色
古典武侠
性知识交流
更新时间:2017-01-12
专注高端成人用品,好口碑,正品授权,专卖日本欧美进口成人性用品,夫妻情趣用品,迷情香水,进口印度神油:全国七大仓库,覆盖全国上千大小城市,私密发货,支持货到付款!  客服微信:LX549999,做回真男人。

白瑞雪優雅地坐在床緣,向史通明道:「便由史門主開始好麽?」
  史通明尚沒來得回答,白瑞雪的柔荑已經伸將過去,輕輕地握著他正緩緩暴脹的玉莖,在她幾番套弄下,便即硬如鐵柱,朝天直豎。一個紅得異常出奇的玉冠,兀自閃閃生光,泛著濕潤的光芒。

  白瑞雪這時道:「你莖端赤紅,眉心泛紅,這些都是中毒的征狀。一會兒你進入我體內時,千萬不能急色,更不可自行挺動,必須眼觀鼻,鼻觀心,把渾身慾念抑壓住,極力護住心神,決不可興動洩出來。要不然便如我所說,將會前功盡棄,大有生命危險。直至我運功完畢,把你體內毒素悉數吸除方可。這點你須當緊記。」

  史通明自知生死攸關,便即颔首應允,打起十二分精神來。

  白瑞雪徐徐上榻,見史通明的寶貝已進入狀況,便即提高豐臀,單手輕提龍槍,把他的頭兒先在戶門磨蹭,直到自己慾念漸濃,內中玉液滿溢,方緩緩坐下,龍槍立時寸寸深進。

  史通明只覺她緊不可奈,被她的窄細玉縫箍得暢美非常,且又潤又暖,如投溫室,直美得難以形容。再看見她那姱容修態,仙姿玉質,確也令人難以按忍。但當想起白瑞雪的一番說話,只得勉力強制,把團團慾火壓了下來。

  而在二人身旁的唐貴,目光到處,方好見著他們的交合所在,更是情慾大動,恨不得白瑞雪馬上來爲自己解毒,一嘗那銷魂砭骨的滋味。



  白瑞雪深深抵著盡處,閉上雙目,氣凝丹田,運起「肆同契」的吸毒神功,臉上紅氣登時大盛,膣道猛地強烈收縮。史通明被她這般一弄,立時又爽又美,只覺內中蠕蠕而動,肉壁時收時放,宛如嬰孩啜食,且炙熱非常。

  到得后來,史通明頓覺龍槍略感麻癢,繼而印堂一熱,一道熱流直往金律、玉液、魚腰、百勞和十二井穴。這股熱流不斷在四肢百骸來回遊走,說不出的舒服。他不禁合上眼睛,任由那熱流在體內左沖右突。

  也不知過了多久,方聽見白瑞雪喘聲道:「好了,終於大功告成了!」說話甫畢,史通明便覺她徐徐脫離自己身體。他張眼一望,只見白瑞雪笑臉盈盈的道:「你沒事了,體毒終於全部解除,你看……」

  史通明循她目光,把眼望向自己胯間,果然看見殷紅如血的玉冠,現已回複原來的色澤,心里不由大喜,一疊連聲多謝。

  休息了片刻,白瑞雪又騎在唐貴身上將肉棒頂住濕淋淋的秘洞口,兩手按在住唐貴胸前,款款擺動粉臀,“滋”的一聲,龍槍滑入了淫水淋漓的秘洞內,一股強烈的充實感,頂得白瑞雪不禁啊啊直叫,語調中竟含著無限的滿足感。隨即運臀如飛,疾上疾落套弄了一個多時辰,方行完事。

  二人身上淫毒盡去,知道這條性命終於撿回來了,對白瑞雪自是感激不盡,千多萬謝。

  白瑞雪內力大耗整個人無力的趴在唐貴身上,不時的微微抽搐,一頭如云的秀發披散在床上,由瑩白的背脊到渾圓的豐臀以至修長的美腿,形成絕美的曲線,再加上肌膚上遍布的細小汗珠,更顯得晶瑩如玉,「我好累,抱住我好嗎?」唐貴美人在懷,雙手不由移到白瑞雪的背上,撥開散亂在背上的秀發,在白瑞雪的耳邊、玉頸處輕柔的吸吻著,兩手更從腋下伸入,在白瑞雪的玉峰處緩緩的揉搓,正沈醉在高潮馀韻中的白瑞雪,星眸微啓,嘴角含春,不自覺的輕嗯了一聲,帶著滿足的笑容,靜靜的享受著唐貴的愛撫。

  白瑞雪已知他二人淫毒盡去索性再給他們些甜頭,也好讓他二人死心蹋地對付血燕門,看他二人眼巴巴的色樣便知欲望還未滿足,於是叫一旁休息的史通明過來。又俯在唐貴身上握住已軟下去的玉莖伸頭吐出香舌,先舔去棒頭的漿液,又在棒身來回舔吻一陣,順路而下開始舔弄皺囊,雙唇已含上他一邊卵子,或吸或吮,恣情播弄后方徐徐含入口中,大肆吸吮,吃得唧唧有聲。間歇讓他的大肉棒深深的插入她的口腔,直抵喉管。唐貴感覺從未有過的的興奮快感沖擊著全身,直美得兩眼一翻,高聲喊爽。

  史通明見著二人的姿勢,隨即會意,便移身到白瑞雪高高翹起的豐臀后,但見白瑞雪的玉戶粉紅嬌嫩,層層的嫩肉圍成了一朵嬌豔的花蕾,蚌珠鼓突白漿遍布,那能再按得住心火,登時踏前一步,把那半硬不軟的話兒,緊抵著白瑞雪的門戶亂磨亂擦。



  唐貴也伸手撫上她滑嫩的肌膚,輕輕的遊移著。白瑞雪自覺那含在口中的玉莖緩緩暴脹,於是掉過身軀跨開雙腿分開騎在他的身上,手握住龍槍對準緊窄菊門緩緩坐下,只聽「卜滋」一聲,龍槍立時撐開菊門納進了大半截,緊接著,她擡起粉臀來又往下壓,一起一落地套著他的陽具,白瑞雪猛吸涼氣,身子陣陣的顫抖,喃喃低語道:「喔……好漲……好舒服……喔……」

  唐貴只覺胯下肉棒被一層層溫暖緊實的嫩肉給緊緊的纏繞住,比起在秘洞內的感覺還要更加的溫暖、緊實,尤其是洞口,那種緊箍的程度有如要將肉棒給夾斷似的,叫他舒爽得渾身毛孔全開。

  他抱緊她嬌美的身軀,睡倒在自己身上。白瑞雪本背他而坐,給他這樣一臥,登時仰臉向天,一襲秀發隨之向后飄灑。凹凸胴體暴露無遺,玉乳高聳,雪腿纖滑修長,圓潤優美,纖纖細腰僅堪盈盈一握。雙腳離地又被唐貴掰的老開,兩片粉紅瑩潤的花瓣微微向外張開著,仍不住收縮抖動,全然展陳在史通明眼前。白瑞雪不覺大羞卻又感覺有趣不住的嬌笑起來。兩只穿著雪白短襪的小腳在空中亂擺,史通明瞧得心頭滾熱,胯間的東西不覺硬挺起來,

  史通明便捉住兩個小腳把玩起來,白瑞雪只覺一股無可言喻的趐癢感竄遍全身,整個人一陣急遽的抽搐抖動,口中呵呵急喘嬌笑不已。唐貴則雙手徐徐穿她腋下移到她前胸,偌大的手掌,已把她兩個尖挺雪白的玉峰握在手中。不住的撚弄那硬挺的蓓蕾。

  白瑞雪略擡嬌軀,一手撥開雙唇,一手握向史通明的龍槍拉至胯間上下撥弄肉穴內猩紅的肉瓣,乳白色的蜜汁已不住的自兩片花瓣間縫洶湧而出。「史大哥,快插進來吧,還等個什麼,把你的大寶貝全根弄進來插死瑞雪吧。」但見史通明將她修長的雙腿放下,雙手摟住她的柳腰,胯下槍頭奮力一撐,逼開了鼓突的唇瓣,緩緩望里戳進。硬大渾圓的棒頭,倏忽被她吞沒。「嗯……好粗好大……啊……喔…爽死了……你兩人真要弄死我了。」

  白瑞雪前後受擊,雙槍齊至,「噗哧,噗哧」搗弄聲不絕於耳,當真渾身通爽。二人一出一進,直美得白瑞雪媚眼如絲,貝齒緊咬,口中嬌喘籲籲,玉門大開,漿液「唧唧」如潮,一串串滴將下來,煞是迷人。

  白瑞雪不時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著微張的櫻唇,彷佛十分饑渴一般,泛紅的肌膚布滿了細細的汗珠,更顯得晶瑩如玉,纖細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擺動,正在迎合著劇烈的抽插,強烈的刺激使她身體扭曲,並且皺緊了眉頭,雙拳緊握,就連十個小婷玲珑的腳趾也蜷曲到了一起,優美而勻稱的大腿和小腿的肌肉也隨著每一次的抽插而變得緊繃。似乎難耐淫欲的煎熬……

  白瑞雪也不再按抑,只求盡情發泄。加之被二人干的骨酥神顛,丟個不止,喉間咿咿唔唔,喃喃自語,全身無力的癱軟下來。



  白瑞雪方才行功為二人解毒,所耗內力著實不少。事畢只是緩緩側身躺在二人中間養氣生息,約有盞茶時間睜開眼來,只見史通明一臉感激之情,怔怔地與她目光相接。白瑞雪微微一笑,道:「你也不用感激我,我爲你們解毒,實是我另有原因的……」

  史通明道:「白姑娘的意思,唐某也猜想到幾分。我兩人的性命是姑娘救回來的,若有什麽用得著咱們,大可以直說無妨,火里火里去,水里水里去,就是要咱們在血燕門里作臥底,也不成問題,只要我等做得來的,決不會皺一皺眉頭。」
  白瑞雪嫣然一笑,道:「兩位請不要誤會,我剛才的說話絕無這個意思,更不是要你們步履險地,爲咱們作什麽臥底。」

  唐貴在旁道:「莫非要咱們加入你們,聯手對付血燕門?要是這樣,我兩人便即加入是了,剷除奸邪,也是我等學武之人該做之事,更不用遲疑。」
  白瑞雪道:「這樣當然最好,我們人手向來薄弱,多一分人力,自是多一分成功的機會。明天便是武林大會比武的日子,血燕門門主既然駕臨,相信會有大事發生,咱們必須結集人手,與他們對抗到底。爲免打草驚蛇,小女子只想你們恢複血燕門殺手的身分,返回密林的崗位,免得給他們起疑。」

  史通明道:「只要白姑娘信得過咱們,這般小事情,自無問題。」


  白瑞雪點頭一笑,道:「你這樣說,當真越說越不成話了,我又怎會信不過你們呢。過了明天這個重要日子,關於兩位的去留,再另行計較好了。」
  史通明突然咬牙切齒道:「那個臭嫖子,若再給我遇上她,非要把她生吞活剝不可,史某這年多來的冤屈氣,不要好好掏回來,實難消心頭之氣。」
  白瑞雪笑道:「你不是說過她武功極高麽,當年你已經斗不過她,恐怕你現今也未必能勝她,依我看還是忍耐些時,要報仇總會有機會的。」

  史通明道:「沒錯,我一個人或許不是她敵手,但我多結好手與她一拚,也未必便會輸與她。」

  唐貴附和道:「史大哥說得對,這個仇是非報不可的。我「長虹劍派」雖非什麽大門派,但上上下下也有近百人,就不相信斗這個妖女不過。」

  白瑞雪微微一笑,道:「好了,你們老是說什麽報仇的、妖女的,這些都是將來之事。我說還是先把事情查探清楚,再去找她報仇也不遲,說不好內里還有什麽秘密呢。」她這番說話,全都是爲了瑤姬的安全著想,免得二人真個傾巢而出,找上瑤姬報仇,天熙宮確也不易抵擋。

  二人見她這樣說,也只好不再出聲,白瑞雪看見二人的表情,也知道自己未必便能說得動他們,到得那時,只好見步行步是了。



  白瑞雪又嬌聲道「史大哥,麻煩你把夜壺拿上來,瑞雪要方便一下。」
  二人見白瑞雪大大方方地要求在他們面前方便,當然求之不得,試想又有多少機會能看到想白瑞雪這般清麗高貴的美女如廁的美景呢?

  唐貴忙道「白姑娘,我們這的夜壺汙穢的緊,怎能讓姑娘用。」

  白瑞雪不解道「那又該如何?總不成讓瑞雪尿在榻上吧!」

  唐貴忙向史通明道「史大哥,去把我們的碗拿來!」

  史通明會意,忙下榻到桌上取過給二人送飯時的空碗,對白瑞雪道「還請白姑娘尿在這碗里!」

  白瑞雪平日放浪形骸,閱人無數,當然知道這二人的想法,也不害羞,嬌聲道「還請史大哥抱著瑞雪尿。」

  於是史通明做坐在榻邊從背后抱著白瑞雪,並把白瑞雪那修長的玉腿大大地分開,唐貴光著身子下榻,蹲在白瑞雪的玉胯間,只見白瑞雪那胯間肉穴內猩紅的肉瓣鮮豔奪目,乳白色的蜜汁不住的自兩片花瓣間縫溢出。嬌紅狹窄的菊花洞口微微開合著,一股乳白的精水正緩緩滑出,美不勝收。

  唐貴忍不住伸出舌頭在白瑞雪這妙處一陣狂舔,弄的白瑞雪浪水潺潺,花唇不住翕合顫動,不禁浪聲到「這種感覺真美!待瑞雪尿給你!」

  唐貴忙將碗放到白瑞雪的胯下,白瑞雪玉手分開兩片殷紅的肉唇,只見一串乳白的精水奪門而出,落在碗里。白瑞雪嬌聲道「瑞雪要尿出來了!」



  話音剛落,只見一股又急又熱的尿水從白瑞雪那嬌嫩的肉穴中急射而出,一下全噴到唐貴的臉上。那又騷又鹹的滋味讓他大呼過瘾。

  白瑞雪笑到「快用碗接住!」

  唐貴這才用碗去接住那急射的玉露。轉眼間,那微黃的尿水以接了將近半碗,背后的史通明急道「白姑娘慢一點,待在下一飽眼福!」

  白瑞雪忙一提玉胯,將尿道封住,笑道「忘不了史大哥的!」

  於是唐貴與史通明交換,唐貴上榻抱住白瑞雪,將那玉腿大大地分開,真個胯間妙處纖毫畢露。只見一串玉獎正挂在菊花門口。史通明一手拿碗接在白瑞雪的菊花洞口,一手分開那菊門,頓時一股白漿直落在碗里。史通明看得欲火中燒,伸出舌頭就去舔那菊門,激得白瑞雪嬌聲道「別急,我還沒尿完呢!」
  史通明將裝滿尿水和精水的碗放在榻上,對白瑞雪道「就請白姑娘尿在我嘴里吧!」說罷就張開嘴湊到白瑞雪的肉穴前。

  白瑞雪早就放浪形骸了,於是優雅地用柔荑分開兩片花唇,將剩下的尿水全射入史通明的口中。史通明大口地喝著那又熱又鹹的騷水,樂不思蜀。
  待白瑞雪尿完后,史通明又用舌頭在那胯間盡情遊走一番才罷手。那邊,唐貴也將碗中的尿水、精水喂入白瑞雪的口中。白瑞雪溫順地喝了幾口,興奮地唐貴將剩下的玉漿悉數喝了下去。那又滑又臊的味道讓唐貴消魂不已。



  待三人緩下氣來,史通明抹了抹嘴角的尿水,道「白姑娘對我二人如此厚待,我二人不知以何爲報!」

  白瑞雪笑道「只要你們二位以后與我們同心協力,瑞雪隨時掃榻向迎,任二位享受。」

  唐貴道「我二人從此對白姑娘忠心不二,任由差遣。」

  史通明道「在下有一冒昧要求,不知白姑娘可否應允!」

  白瑞雪拿過一條枕巾擦著一片迷糊的玉胯,美目流轉,嬌聲道「史大哥有話盡管說。」

  史通明頓了頓,鼓足勇氣道「我們想每天都能品嘗到白姑娘的聖水,不知道白姑娘能否滿足!」

  饒是白瑞雪放浪形骸,閱人無數,也不由的心頭一蕩,不禁輕笑道「我那髒物真有如此美味嗎?又騷又鹹的!」

  唐貴接道「能每天喝到像白姑娘如此風姿玉貌的美人的玉漿,是每個男人的夢想,還請白姑娘成全。」

  白瑞雪芳心激動,柔聲道「那有何難,以后你二人到我房里來,我尿給你們就是。」

  二人聽見白瑞雪應允,心中雀躍不已,齊聲道「多謝白姑娘!」

  白瑞雪又道:「我也該離開了,你們體毒剛除,今晚便多加休息,養足精神,明天還有重要事情要辦呢。」

  白瑞雪說完,幽幽走下榻來,從桌上取過自己的白色貼身亵褲,分開玉腿,將那一片濕滑的玉胯妙又草草地擦拭了幾下,眼看那本是純白的香軟之物已是玉津漣漣,擰水就滴,不禁嬌聲道:「這物事實是不能上身了,你們如是喜歡,我就留給你們罷了。」於是把那片淫香軟布仍給了在床上欣賞佳人妙態的二人。二人如獲至寶,忙不叠地將那濕漉漉的亵褲上聞著,再次品位著夾雜則白瑞雪動人的體香和騷浪的味道。白瑞雪這才櫻唇含春,淺笑盈盈地穿上霓裳和羅裙,光著下身便走出房間。

上一篇:瀚海青鳳 下一篇:古墓春情
99re_久久热最新地址获取_99re地址永久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