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激情
乱伦文学
人妻女友
校园春色
古典武侠
性知识交流
更新时间:2017-01-12
专注高端成人用品,好口碑,正品授权,专卖日本欧美进口成人性用品,夫妻情趣用品,迷情香水,进口印度神油:全国七大仓库,覆盖全国上千大小城市,私密发货,支持货到付款!  客服微信:LX549999,做回真男人。

永福-本名朱秀甯,正德皇帝的妹妹,暗戀原著主角楊淩,在招驸馬時因爲
一時灰心。自己甩開跟隨的衛士去逛街。沒想到。。。。。。(我不劇透)

  林珞家,武士候選驸馬之一。16歲不到。粗犷如虎,古銅色的肌膚,肌肉
贲鼓如丘。兩臂能力挽奔馬。整個一個基因變異的品種。因爲選驸馬失敗。后來。。。。。。

  唐三,京城有名的混混。好色如命。整日遊手好閑。

  唐大,唐三的哥哥。原先干過大內侍衛,后來因爲犯事被趕出宮。有點見識。
經營著京城最大的地下妓院。

  ——————————————————————————-

  熱鬧的天橋集市上。一個身穿書生袍的翩翩美少年正失魂落魄的走著,那副
粉妝玉琢,眉目如畫的長像。估計全京城都找不出幾個相比的。其實也比不了。
這翩翩美少年其實就是微服出宮的永福公主。當今皇帝的禦妹。金枝玉葉,自然
非凡人可比。

  可公主也有公主的煩惱。她已是待嫁的年紀。這驸馬自然是要選了。可這小
姑娘心中有了楊淩。眼光高了。今日跟妹妹永淳公主商量好偷偷溜出宮來,原本
想看看招驸馬的地方。雖然嫁不得楊淩。但選個差不多的也可以欣慰。沒想到去
了一見。盡是廢物,又被劉大棒槌奚落一番。才知道原來但凡有點本事的百姓都
看不上這個驸馬。不願受此束縛。

  這樣一來,對一直高傲自矜,自以爲是的天之嬌女的公主來說,打擊實在是
太大了,巨大的心理落差令永福倍加煩躁,故而打發妹妹離開,自己在街上漫無
目的的亂走。永淳公主看姐姐心情不好,也只得答應。看著隨行的侍衛跟了上去。
也就放心回宮了。誰想到永福逛著逛著。竟然一路走到京城最熱鬧的天橋地方。
這日又正趕上天橋鬧市,真是人擠人擠得水泄不通。幾個人流下來。永福公主和
保護她的侍衛就被沖散了。只是她一直想著煩心事沒有注意道。

  "這位兄弟,不知道在看些什麽?也許我能介紹一二。"永福正轉過一個巷
子,身邊一個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只見來人大概20多歲的年紀。穿著一般,身上背著個大布口袋。長得原本
不算差,但右臉處一道疤痕將整個容貌變得醜陋無比。那雙眼睛亮亮的。看上去
極爲靈活。此刻正上下打量自己。

  永福明顯感覺到那人目光不老實,更加不愉快了,一拂袖子道:"走開。本
公。。。。。。本公子有事。"

  "嘿嘿,你其實是個雛吧。扮像到是不錯。"那人猥瑣的輕聲問道。

  "什麽?什麽雛?"永福公主一陣迷糊。

  "就是雌,小妹妹,你連這都不懂?不如讓哥哥教你如何?"那人說著,靠
上身來,竟然一把摟住永福的小腰。大手還在上面抓了一把。

  從來沒有受過這等調戲的小公主立刻火了。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瞪得滾圓。
身子一掙,揚手就一個巴掌甩過去。口中喝道:"找打。"

  可這永福公主平時喜靜。雖然也玩玩騎馬,擊鞠之類的遊戲。但畢竟只是個
15歲左右的少女。又不像妹妹似的跟侍衛學過功夫,這一巴掌能有多少力氣。
才一出手。就被那人忽的一下抓住。

  "媽的。敢打老子。小娘們不想活了。本來大爺就是逗逗你。現在你這一下
打過來。大爺今天非上了你不可。要不我唐三不用混了。"唐三一臉猙獰,一手
抓住永福,另一只手從懷里摸出柄雪亮的小刀來。頂著永福的小腰。

  "你!"永福公主從小長在深宮,重話都不曾被人說過一句。哪里見過這陣
勢,一時間頭腦一片空白,竟連掙紮都忘記了。

  "老實點。小娘們,乖乖的。不然的話老子紅刀子進白刀子出。到時候就對
不住了。"唐三壓低聲音,左右看看。此刻他們正好在天橋鬧市的一個小巷子里。
左右一時無人。那唐三今天出來,本來就是準備采花的。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怎
麽會錯過。揚起手來。一個刀柄把永福打暈過去。拿出隨身的大布口袋兜起來,
一下子甩到肩上。永福一個15歲左右的嬌小少女本來就沒什麽重量,再加上唐
三一心想著回去享受,不覺沈重。一路上健步如飛。很快就到了一處偏僻的大宅
子。唐三放下口袋,謹慎的左右看看,見周圍無人。這才松了口氣,提起口袋從
一處隱蔽的小門進了宅子。也沒跟人打招呼,竟自來到自己住的屋內。將口袋里
昏迷著的少女抱起來,往床上一扔。自己坐到床邊,伸手在少女的胸脯和下身處
各摸了一把。

  "嘿嘿,果然是個雛。今天和該老子走運。"唐三淫笑幾聲,伸手三兩下就
把床上的少女脫個精光。一看之下。差點連下巴都掉下來。

  床上的少女姿容秀美,神氣溫婉,一頭長發散在腦后,雪白嬌媚的小臉,眉
如新月,眼含秋水,櫻桃小口微張著。仿佛在誘人一口吃下一樣。雪白無瑕的脖
頸下,是鮮嫩光滑小小胸乳,粉嫩的乳尖可愛至極。光滑的如同鏡子一般的小腹
再加上細如楊柳般的腰身。讓人忍不住血脈膨張。修長動人的雙腿間,是少女那
隱秘的桃源,稀稀落落的幾根黑木。不但沒有損害桃源的美景。反而讓人平添了
一股嗜虐的欲望。那唐三酒色傷身。平時跨下的東西總得醞釀一番才能雄起,今
天一見這美景。卻早已經一柱擎天躍躍欲試了。

  要說這唐三玩過的女人也不少。他哥哥開著京城最大的地下妓院,院里的姑
娘他都上過。還時不時仗著哥哥的名頭出去獵個豔。但像眼前少女這等絕色可是
從未見過。一時間如同處身云霧之中。迷迷糊糊不知所措。等回過神來,才現在
自己正跪在床上,雙手環著床上少女的雙腿。少女雙腿間已是一片血痕。原來自
己竟然在不知不覺間,就把這等絕色給開了苞。

  傻了眼的唐三拼命回憶,也只記得自己像機械一般的脫光衣服撲上床。后面
的事情就跟從來沒發生過似的。怎麽也想不起來。這個悔啊。恨得唐三當場就抽
了自己兩耳刮子。聲音輕脆的,把床上的永福也給弄醒了。

  永福睜開眼來。入目就看到唐三那張醜臉,再一看他光溜溜的身體趴在自己
身上,一驚之下。頓時清醒過來,下身的疼痛感讓小公主的臉刷得一下變得雪白。
因爲要出嫁,她也在宮人的指導下看了幾本閨房類的畫集。自然知道自己最寶貴
的貞節已經失在眼前著醜陋男人手中。若是讓皇兄母后知道自己失貞,朱家的體
面豈不。。。。。。一想到此。永福只覺得胸口一悶。眼前一黑。頓時又暈了過
去。

  這一醒一暈。動靜不大。卻也把唐三的魂兒喚了回來。連忙扯塊布條。將少
女下身的血迹擦拭一番,見留量不多。這才放下心來。如此絕色萬一被自己一次
就玩壞。豈不是暴殄天物。唐三尋思一陣兒,眼睛又盯上少女赤裸的眮體。大手
不知不覺,又放到少女發育中的酥胸之上揉弄著。入手酥軟,彈性十足。當真是
極品中的極品。

  "這小美人臉蛋俊,身材好,這小胸小屁股看得人咽口水。再加上這麽完美
的肌膚,娘的。如果讓我那大哥看到。一定會要走。到時候老子要玩一回。還要
看他的臉色。"唐三嘟囔半天,看看日頭。念道:"娘的。老子不管了。再老大
回來前,先玩個夠本再說。"

  唐三將還在昏迷的少女翻個身。將她擺弄成狗爬的姿勢,自己跪在床上。扶
著少女的雪臀,挺起粗長的肉莖頂在少女雙腿之間,一個發力,黑黝黝的龜頭一
點點擠進少女鮮嫩的性器之內。

  "哼。。。。。。"下身的刺痛感讓永福從鼻翕里發出一聲悶哼。精致的五
官微微有些扭曲。

  唐三舔舔嘴巴。享受著少女腔道內的緊狹感。腰部緩慢的動了起來。少女那
兩片雪臀之下。可以清晰的看到肉莖的莖身一抽一送,莖身上還能看到殷紅的血
痕。

  在唐三有技巧的抽送下,最初了干渴過后,少女的花徑中也逐漸潮濕起來,
唐三舒服的哼哼著,將少女拉起來。抱在自己的懷里。雙手扶著少女的柳腰。卟
哧一聲,肉莖先是直沒到底。而后才抓著少女的酥胸。一下下動著。

  "啊。。。。。。啊。。。。。。"這種略有些粗暴的姿勢讓永福又一次悠
悠轉醒,身爲女人的快樂沖擊下。不自覺的呻吟起來。等到小公主想明白這呻吟
的意味時,呻吟聲已經如同沖垮了大壩的洪水一樣,止得止不住了。

  永福公主聲音甜美,呻吟起來。讓唐三如同酥了骨頭一般。跨下的兄弟更加
神勇。一陣急速的抽動。發出啪啪的肉體撞擊聲,雙手更是在少女的胸前賣力揉
捏。

  "不。。。。。。不要。。。。。。來。。。。。。來人啊。。。。。。"
永福公主初經人事。哪里是唐三這種花壇老手的對手。她本就柔弱,又經曆了破
處的陣疼。十成力氣已去了七八成。整個身體被唐三死死抱著,掙紮無果。只得
斷斷續續的叫起來。

  "美人,醒來,這麽樣,哥哥干你干的如何?"唐三淫笑著問道。

  "混。。。。。。混帳。你。。。。。。你。。。。。。啊!"永福正要還
嘴。冷不防被唐三的兩指夾住胸前蓓蕾上的粉尖一攆。

  "小嘴還挺厲害的。不過沒關系,老子干過的女人。一開始罵娘的多了。最
后還不都是乖乖翹起屁股等老子插。"唐三嘿嘿笑著,將永福從懷里放開仰面扔
到床上,扛起少女的右腿放在肩上。肉莖頂著花瓣邊緣摩擦幾下,再一次插入其
中,繼續抽送著。

  "本宮。。。。。。本公子要。。。。。。要殺了你!你。。。。。。"永
福口里說著。小手擡起,一下打在唐三胸口上。可惜手上柔軟無力。與其說是打,
到不如說是撫摸。

  "還公子?小美人。你不用說我也知道。你肯定是哪個官兒的千金小姐吧。
怎麽著?還指望你老爹救你回去?告訴你。入了老子的門,就別想再活著出去。
"唐三一邊抽送,一邊道。

  "什麽。。。。。。"

  "像你這樣大官的千金老子也玩過幾個了。有個禮部侍郎的女兒一開始還說
要殺老子滿門呢。到現在還不是乖乖翹著屁股等人來干。京城那麽大。想找個人
跟大海撈針似的。"唐三說到此處,頓了頓,突然道:"當然,有個七品武官家
的小妞一直不肯聽說,你知道她最后怎麽著了嗎?"

  "怎麽。。。。。。"永福習慣性的問道。

  "最后老子找了二十幾個弟兄輪了她一天。活生生輪死了。然后在夜里把那
小妞光溜溜的屍體往城門上一挂。哈哈。第二天看得人那叫一個多啊~"唐三得
意的說道。

  永福腦袋嗡的一聲,頓時傻了。她從小生在宮中,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哪里
聽過如此殘忍的事情。原本她被眼前這醜陋男人侮了清白時,就有自盡的想法。
只恨全身無力,又抱著萬一的希望,指望跟在身后的侍衛可以將自己救出。如今
這唐三一席話,無異於晴天霹雳。永福無法想像自己被這些惡人玩弄至死。赤裸
著身體被挂在城門上供人參觀的樣子。

  "張嘴。把舌頭伸出來跟老子玩玩。"唐三俯下身道。見永福傻呆呆沒有反
應,不由得怒上心頭。一巴掌甩到少女的臉蛋上。

  "快點。舌頭伸出來,不聽話的話,老子就讓你跟那小妞一樣。"

  "嗚。。。。。。"永福的右臉頰紅腫起來,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蓄滿了淚
水,她已經被嚇住了。根本不敢反抗,只得乖乖張開小嘴,將丁香小舌伸了出來。

  唐三的大嘴立刻湊上去,滋滋的吸吮著少女的小舌頭。淫霏的聲音聽到永福
又羞又辱。呼吸不由得零亂起來。這性愛之事,一向是退一步進三步。永福不敢
反抗,心頭一軟,這身體的感覺立刻強烈起來,小小的酥乳被唐三的大手不斷揉
弄,粉尖早已挺立起來,光滑的小腹上也覆滿了細密的薄汗,緊狹的腔道里又酥
又麻,被唐三的肉莖摩擦著。越來越火熱。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令永福的雙頰逐漸
紅潤起來,張著小嘴兒不住嬌喘。終於在唐三又一輪愛撫之下。初涉情愛的小公
主一聲輕呼,被架起來的雙腿一陣顫抖,可愛的腳丫繃得比直,小穴一瀉如注。

  "娘的。這就泄身了。真他奶奶的沒用。小美人,你是爽了。可老子還沒爽
夠呢。"唐三嘴里不干不淨的罵著。抽出還硬梆梆的肉莖,將癱軟下來的永福抱
起來,擺弄成狗爬的姿勢。抱著那翹翹的小屁股。將肉莖送了進去。再次抽送起
來。

  永福的螓首埋在床鋪中看不到表情。只能聽到斷斷續續的呻吟聲。啪啪啪的
肉體撞擊聲與交合部的水聲混雜在起來。成了這個房間的主旋律。一直到。。。。。。

  "小三!你在干什麽!"一個威嚴的聲音突然在門口響起。正在交合的唐三
一嚇之下。猛得一抖。一直繃著的肉莖頓時噴射出來。全部送入永福的小穴之內。

  "大。。。。。。大哥。小弟我。。。。。。"唐三結巴的轉過頭。面對自
己的兄長。

  唐家原本三兄弟。老二早死。老三是個不學無術的混混,只有這個老大算個
人物。30多歲的唐大跟他的兄弟不同。面貌端正。一臉威嚴。全身上下充滿了
干練的氣息。原先干過大內侍衛,后來雖然因爲犯事被趕出宮。但楞是憑借著積
累下來的人脈開起了京城最大的地下妓院。只要是在京城混的人物。就沒有不認
識他的。

  "小三。你是不是又出去惹事了!"

  "沒。真沒。大哥,您看。小弟我知道您平時辛苦。特意擄了個漂亮的小美
人來孝敬您。"唐三連忙從床上爬起來。胡亂的套上衣服說道。

  "孝敬我?哼哼。"唐大自然不信唐三的辯解,只是習慣性的往床上一看。
立刻就被眼前這個姿容秀美,神氣溫婉,楚楚動人的少女吸引住了。就算是剛被
踐踏過。只扯著被子的一角縮在床邊,也不能掩飾住少女高貴的氣質。唐大畢竟
有些見識。一眼就看出這少女絕非一般的千金小姐。

  "小三。這女孩是什麽身份。你搞清楚沒有。可不要給我惹事。"

  "嘿嘿。大哥放心。小弟之前搜過她的身了。除了塊玉佩之外什麽都沒有。
一看就是偷偷從家里跑出來的。衣服雖然華麗但也不是什麽名貴的料子。估計頂
多也就是個人6。7品京官的女兒罷了。不會有事情的。"唐三說著。把玉佩遞
過去。

  "6。。7品京官。你他媽的是說6。7品京官。"拿著玉佩的唐大眼睛突
出。好象一下子傻了。那雙平時穩健的大手此刻劇烈的顫抖著。他認識這玉佩。
這哪里是什麽普通的東西啊。根本是皇室賜給子女的貼身玉佩!他當大內侍衛的
時候碰巧見過。而當今的皇上尚無子嗣。能戴著玉佩的就只有皇室的長公主跟小
公主兩個人。再聯系玉佩上的秀甯兩字。可以得知此刻在床上被唐三踐踏過的少
女。就是當今的永福長公主。

  "小小小小。。。。。。小人兄弟該死。冒犯長公主天顔。小小小小人。。。。。。
該死。"唐大顫抖著跪在地上。巨大的恐懼讓他癱軟下來。而在他旁邊的唐三在
明白過來之后。表現比唐大更加不堪。他已經被嚇的尿了褲子。

  "你。。。。。。如何知道本宮的身份。"少女害怕的低聲問道。

  "小人以前當過侍衛。這才。。。。。。小人該死。求公主饒小人一命。不
知道公主殿下的從人都在那里。小人這就去。。。。。。"唐大拼命磕著頭。

  "別!本宮這次偷跑出來。不想讓人知道。跟著的侍衛可能是失散了。這才
被。。。。。。只要你將本宮送回宮中。這件事情本宮不會計較。"永福得知自
己就要自由。連忙欣喜的說道。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話會帶來什麽嚴重后果。
剛剛破身的淒慘經曆讓少女的思維混亂了。平時的聰慧並沒有在少女最危急的時
候幫助她。

  "不想讓人知道""偷跑出來""侍衛失散"唐大很快就收集到了關鍵的信
息。

  "小三。你確認擄她的時候。周圍沒人看到嗎?"唐大強自鎮定下來。低聲
問道。

  "啊啊啊啊。。。。。。應該。哦。不。我確定沒有人看到。我是用平時裝
人用的布袋。就算是看到。也是能看到我。。。。。。"唐三結巴的說著。可他
的話突然停住,曈孔瞬間驚駭地放大的,他的兄長已經將一柄短刀插進了他的小
腹里面。鮮血沿著柄端湧了出來。

  "那你可以去死了!"唐大的眼神發著瘋狂的光芒。一腳將親弟弟的屍體踢
開。

  "你想干什麽!"永福目睹了眼前的場面,驚詫的問道。她集萬千寵愛於一
身,別說殺人了。殺雞都沒見過。此刻見到死屍早就嚇得六神無主。

  "很遺憾,公主殿下。您恐怕是不能回去了。"唐大冷笑著繼續說道:"我
不相信。當我將您送回去之后還會有命回來。"

  "本宮。。。。。。本宮可以保證。"

  "嘿嘿嘿。皇家的保證。屁!就算你不殺我。你那個皇帝哥哥也會將我千刀
萬刮。我還沒活夠。不想這麽早就死。"唐大叫著。看上去已經瘋了。"我辛苦
打拼這麽多年才有今天。還有那麽多美好的事情沒有享受過。怎麽能死!怎麽能
死!這個王八蛋居然害我。所以他該死。就算是我的弟弟。也一樣該死!!!!!


  "可。。。。。。"少女才一開口。就被打斷。

  "閉上你的嘴吧。你這種從小成長的深宮中的公主怎麽會明白人間的苦!小
時候沒飯吃。只能去吃野菜。母親死了。連塊安葬的地方都找不到。收成不好的
時候。要去富人的門前討口飯吃。忍受無數人的白眼跟唾罵。對。你根本就不懂。
現在這家夥已經死了。我再殺了你。就不會有人知道公主在我這里。對。對。就
是這樣。只要殺了你。。。。。。"唐大用夢呓般的聲調說著。他從唐三的屍體
上把短刀抽出來。沖上兩步。一刀向少女砍去。

  可瘋狂的情緒明顯影響到了唐大的水平,他這一刀只劈開了永福用來掩蓋赤
裸身體的薄被。

  "不要。不要殺我。求求你。"少女如同受驚的小鹿一樣縮在床角。交叉的
手臂不但沒有幫助她掩飾住玲珑有致的身材。反而讓她更添了一股欲拒還迎的動
人魅力。

  少女鮮嫩光滑酥乳,光滑的如同鏡子的小腹,細如楊柳般的腰身修長動人的
雙腿令唐大激動的情緒緩慢平複下來。他垂下刀。舔了舔嘴唇。干渴的喉嚨似乎
提醒著他什麽。

  "公主殿下。你看。不想死也可以。過來服侍下老子。要是高興的話。嘿嘿。
"唐大反手把刀插到床邊。拉松褲帶,只見一條紫紅的大肉棒頓時跳了出來。

  永福低低的驚叫一聲,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唐大拽住頭發。將肉棒點到她
鼻端。一股男人的體臭立刻湧過來。少女下意識的就要躲開。但想到唐大凶狠的
樣子。又聯想起唐三所說那些違抗少女的下場。。。。。。

  可憐的少女不敢違抗,只得忍著淚,依這唐大的命令,將那臭氣熏天的肉莖
含進嘴里。賣力的吸吮著。

  "哈哈哈哈,尊貴的公主殿下居然會爲我這個平頭百姓口交。"唐大戲谑的
說道。

  "別。。。。。。別說了。"永福悲鳴一聲。吐出嘴中的肉莖道。

  "哦?不說了嗎?對了。我當初進來的時候似乎看到尊貴的公主殿下被我那
死鬼弟弟干到高潮的樣子啊。"唐大道。

  "不。。。。。。不要。不要叫。"永福羞恥無比,卻不敢稍動。

  可憐的公主只覺得唐大的抽送越來越粗暴,碩大的蘑菇頭在自己的喉嚨中一
撞一撞的。幾欲作嘔。而自己還要時不時按照他的要求。將肉莖吐出來。用舌頭
上下舔舐。少女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受到這種屈辱。但在求生的欲望面前。她很
快就將這些抛棄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永福感覺口中的肉莖突然膨脹。一股熱流猛的噴射在她的
喉中。射精之后的肉莖仍然直直頂在少女的嘴里。讓她的小臉漲得通紅。根本沒
辦法將白稠的液體咳出來。只得忍著惡心。強行咽了下去。

  聽到少女的喉中"咕咕"作響。唐大這才滿意的抽出肉莖。

  濕淋淋的肉莖從少女的小嘴里離開。帶出一條長長的水弦。可憐的公主眼角
帶淚。俏臉通紅。鼻翕微微扇動。發出誘人的呻吟聲。赤裸著的嬌軀輕輕顫抖著。
鮮嫩光滑酥乳隨著她的呼吸起伏不停。修長動人的雙腿分開跪著。那嬌嫩的小穴
似乎在呼喚著唐大插入一樣。唐大的頭腦飛速的轉動著。他在權衡利弊。固然。
殺了眼前這個女孩會更安全。可一想到能夠淩辱高貴的公主。將那原本搖不可及
的少女踩在腳下的感覺。就令唐大幾乎興奮的發狂。他最終做出了決定。

  "恭喜你。尊貴的公主殿下。我決定不殺你了。"唐大一把將永福推倒在床
上。分開她的雙腿。將重新挺立起來的肉莖插入那濕潤的小穴之內。"

  "我回在場子里爲你找一份新工作。相信你會喜歡的。"唐大淫笑著說道。

  而當今正德皇帝的妹妹。皇家尊貴的長公主永福只是默默的側過臉。低聲喘
息著。仿佛沒有聽見他的話。

  半年后。

  "爹。咱們還是回去吧。"在京城最大的地下妓院門前。一個長的粗犷如虎,
滿身肌肉的年輕人正跟另一個高大的漢子說道。

  "你懂什麽!今天爹就是帶你來見識見識。你也16了。該嘗嘗女人的味道。
"高大漢子一邊罵。一邊拽著比自己還要大上一圈的兒子跟門人打招呼。

  "林先生,這真的是您的公子嗎。他看上去可。。。。。。"門人掂了掂手
上的銀子笑著問道。

  "呵呵。正是小兒珞家。他今天過16歲生日。我帶他來見識見識。"林姓
大漢笑著回道。

  "好的。還是老規矩嗎?"

  "行。給我兩個位置。"

  門人很快就發給林姓大漢兩個號牌。然后招呼人過來將他們領到一處隱蔽的
小門前。

  引路人在門前有節奏的輕敲幾下。很快門就開了。門內的景象令林珞家吃驚
的瞪大了眼睛。

  一個寬敞的院子內。立著不少類似刑架的東西。但又不像。這奇怪的木器只
能讓女孩的腦袋。並將它們固定住。每一個在上面的女孩都被擺弄成翹臀的姿勢。
雙手被捆綁在背后。雙腿分開著被一個男人從后面插入。一大堆白花花的軀體晃
的林珞家幾乎花了眼睛。

  "沒見過吧。嘿嘿。這半年多才有的。這里的老板真是會想。不過出乎意料
的受歡迎呢。"林珞家的老爹說道:"你再看看前面。"

  林珞家一楞,這才走上幾步。一見之下頓時呼吸急促。原來這些女孩都被蒙
著眼睛,塞住耳塞。再她們前面還有男人挺著腰,在女孩的小嘴里面抽送著。而
這些女孩都是一副兩頰泛紅的樣子,發出不停的嬌喘聲。看上去似乎非常享受。

  "厲害吧。這些都是孤女或者流民的女兒。不管怎麽玩也不會有人管的。而
且她們上架的時候還都被喂了春藥。實在是夠刺激。"林珞家的老爹興奮的說道。

  話音剛落。那邊交合的男人就有兩個顫抖的射了精。林珞家的老爹連忙拉著
兒子補到空出來的位置上。走到近前。林珞家才發現,這些女孩的屁股上都刺著
號碼。他面前的是9號。而老爹那個是10號。

  "嘿嘿。你運氣不錯。趕上這個。"林珞家的老爹拍拍兒子的背說道:"這
女孩可受歡迎的很呢。肌膚白嫩不說,小胸小屁股看得都讓人咽口水。臉蛋兒也
俊俏。可惜就是個啞子。不會說話。

  "那爹你來這里。我。。。。。。"林珞家盯著面前少女翹翹的雪臀。咽著
口水道。

  "不用不用。這女孩我干過好幾次了。今天讓給你吧。別跟爹客氣。"林珞
家的老爹說著。一褪褲子。挺著早就怒張的肉莖插入了10號女孩那濕潤的小穴
里面。

  林珞家也覺得口干舌燥,學著自己的老爹一樣。將那比常人還大上一圈的肉
莖插入面前女孩的小穴之內抽送起來。這女孩的確如同自己老爹說的一樣。是個
啞子。但她總是可以搖著柳腰。扭著翹臀方便林珞家的活塞運動。怪不得如此受
歡迎。

  "哦?這不是林先生嗎?那邊那個年輕人是?"

  "呵呵。杜老板好啊。那是我兒子珞家。今天帶他來見識見識。"

  "你兒子。真看不出來。居然如此強壯。嘿嘿。九號那女孩估計爽壞了。"
杜老板壞笑著說。

  "那是。"林珞家的老爹看著兒子賣力的抽送著樣子。驕傲的說道:"我兒
子半年前還參加過招驸馬呢。再怎麽說也是武士候選驸馬之一啊。"

  "要說驸馬,我聽說。。。。。。"那杜老板一邊干著自己面前的女孩。一
邊壓低聲音說道:"當年皇上的禦妹。長公主永福根本就沒死。而是失蹤了。"

  "啊?不是幾個月前皇家公布說長公主染病離去了嗎?怎麽。。。。。。"
林珞家的老爹瞪大眼睛道。

  "嘿嘿。我認識個公公。他透露出來的。長公主半年前失蹤了。好象是因爲
不喜歡招驸馬什麽的。具體原因誰知道呢。反正是找不到了。皇家沒有辦法。才
宣布長公主染病去世。實際上。。。。。。嘿嘿。"杜老板說著,突然邪笑著繼
續道:"要說這長公主失蹤怎麽久,指不定被什麽人。。。。。。"

  "說的是。聽說這長公主可是個絕色美人呢。不知道什麽有有福氣能干到。
要是我有機會干一次。少活十年都願意。"林珞家的老爹淫笑著道。

  "說什麽呢。咱們哪有這福氣。還是好好爽眼前的吧。比如那個九號小妞就
不錯。等等你兒子下來。記得把位置讓我。我今天也得沖她那小屁股來一發。"

  "好。沒問題。"

  "對了。你還不知道吧。這個九號小美人懷孕了呢。嘿嘿。都懷著孩子還要
在這里翹著屁股被人干。真是可憐呢。連誰的種都不知道。"

  "希望是個女兒,等長大了。我可以母女兩一起光顧。"

  "到時候記得叫我一起。"

  "一定一定。"

  兩個男人說罷,一起大笑起來。

  另外一邊。在九號女孩面前的男人全身一繃,將肉莖從女孩的小嘴里拿了出
來。白稠的液體洶湧而出。噴在女孩俏麗的臉蛋上。。。。。。  回明-永福公主篇完

上一篇:色情之天龍八部 下一篇:淫亂的寺廟
99re_久久热最新地址获取_99re地址永久域名